古贝春酱酒文化与大运河的“缘”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范帅 通讯员 顾金栋 李国锋 德州报道

  2020年10月18日,第十八届古贝春酒文化节暨2020首届中国北方酱酒文化节开幕,美丽的古贝春工业旅游园区处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浓香型古贝春的十八年等待,盼来了与酱香型古贝元在文化节舞台上的首次牵手。

  从师承五粮液的古贝春浓香,到茅台嫡传的古贝元酱香;从始于2002年的十八届古贝春酒文化节,到启动于2020年的首届中国北方酱酒文化节;从三千里之外的赤水河畔,到千年大运河的古贝酒香;从1983年到2020年,37年征程,半甲子风雨,几代人匠心独运,数十载痴心不改。多少前辈先贤为了“北方茅台”的发扬光大艰难探索、殚精竭虑,如今,新时代的酿酒人已经扛起前辈的重托,继续将鲁北酒文化发扬和转承。

  

古贝春酱酒文化与大运河的“缘”

  杜安民先生(左)与张子文书记在一起

  古贝元酱:三十七年品质积淀与匠心坚守

  说起酒文化,在中华民族文化之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中华民族的文明与酒文化是密切相关的。壶里乾坤大,杯中日月长。运河文化,源远流长;饮酒文化,独具特色。地处京杭大运河畔的武城县,承载千年鲁酒文化,古贝春集团也正是立足于此,致力于美酒酿造,文化传承。

  “古贝春”这一酒名就是当年武城酒厂召集文化人士挖掘地域文化的结果,而“三角瓶”、黑商标和邀请中国首届书协主席舒同题写《古贝春赞》,则是酒文化建设的创新之作。

  1983年,正是武城酒厂如日中天的时候,“三角古贝春”醇香甘洌,供不应求。拉酒的车队排到了大门外,拿着书记张子文的批条出了厂门就能翻倍卖钱。

  “武城酒厂要生产‘茅台’了!”消息不胫而走,人们欢呼雀跃的同时,也不乏担忧、反对,甚至发牢骚的声音。

  “酒厂正红火着呢,搞什么酱香不是多此一举吗?万一搞不成咋办?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茅台是南方的特产,北方能造出来吗?”

  说咸道酸的不少,可书记张子文充耳不闻。在全厂干部大会上,他发话了。“很多人替酒厂担忧,我很理解。先别说这个事能不能干成,咱就说这个事该不该干。大家想想,现在酒厂红火了,不就是咱敢于创新吗?要是都按秦始皇他奶奶的老黄历办事,一辈子也出不来‘古贝春’!所以固步自封吃老本,早晚要吃亏。有人说我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叫我说,不搬石头还盖不起楼来呢!”

  一席话说得在座的干部都低下了头。

  要想造北方“茅台”,离不开茅台酒厂的帮助。但茅台酒厂是酒业老大,凭什么和我们这个小字辈合作呢?张子文当然比别人更清楚。想和茅台合作,一定要有个“大媒”!这个人应该是谁呢?

  这天他正在办公室琢磨,突然老朋友石永兰来找他打酒喝。一见石永兰,张子文真是喜出望外。原来,他想到了时任贵州省副省长的傅爱农。五、六十年代,傅爱农曾任德州地委书记,而武城县离休老干部石永兰曾当过傅爱农的秘书,这件事还得请石永兰出马。

  第二天,石永兰带领酒厂供应科的刘宝申,昼夜兼程前往贵州省贵阳市。

  

古贝春酱酒文化与大运河的“缘”

  当时,贵州省工业会议正在贵阳召开。当傅爱农得悉二人的意图后,立即把茅台酒厂厂长季克良从会上找来。傅爱农对季克良说:“这二位是我的德州老乡。他们所在的国营武城酒厂生产地方名酒古贝春,是浓香型的,想再开发个酱香型酒,你看看派个技术人员去帮帮他们的忙? ”季克良听后笑了,说:“应该说,技术不能外流。但省长发话了,对你家乡这个忙,我怎么也得帮。”接着他介绍了刚刚退休的老生产技术科长杜安民,并写了封信由石永兰拿着直接到仁怀县茅台镇杜的家中找他。

  杜安民退休后在家休息了不到一星期,这天中午就被两位远方之客叩开了房门。石永兰递上季厂长的信说:“杜科长,茅台酒好喝,但很难买到。为了让俺乡亲们喝上武城‘茅台’,我们今天专程来请您了……”杜安民展信看到季厂长的明朗态度及眼前迢迢数千里奔波而来且求贤若渴的石永兰,被深深地感动了。短短几句交谈,没有提任何条件,就跟随石永兰二人出门上车了,一路跋山涉水1500公里来到武城酒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酱酒网 » 古贝春酱酒文化与大运河的“缘”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