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远离“袁仁国时代”

2019年5月5日,微信公众号“动静贵州”发布消息称,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决定,免去袁仁国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省政协委员职务。

公开信息显示,“动静贵州”账号主体为贵州广播电视台。

1956年10月出生的袁仁国,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17年时间,于2018年5月卸任。卸任茅台集团董事长之前,袁仁国就在贵州省政协任职。

据《财经》此前报道,袁仁国从茅台集团卸任后,曾深陷被查旋涡。对此,茅台集团和贵州茅台(600519.SH)曾回应《财经》记者称,具体情况不清楚。

在袁仁国时代,贵州茅台度过萧条期迎来目前的高红利时代,并成为沪深两市第一高价股。

疯涨的价格,让参与茅台酒经营人士获利颇丰。从2018年8月份开始,贵州省开展干部违规参与茅台酒经营问题自查,涉及多部门和地区,已有多名干部因收受茅台酒、转卖茅台酒批条获利被查。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5月份袁仁国离职后,茅台高层亦进行更换。新高层的到来,让茅台集团能否实现营收千亿目标备受市场关注。

根据公开信息,茅台集团2018年营收为859亿元,2019年目标为营业收入突破1000亿元。从2019年一季度贵州茅台营收增速看,全年千亿目标有望。

严查干部参与茅台酒经营

《财经》记者从多渠道获悉,贵州省曾开展干部自查参与茅台酒经营情况。

人民网消息称,2018年8月20日,仁怀市委常委会举行扩大会议,传达学习中央第四巡视组贵州省情况反馈会议和省纪委省监委《关于开展干部违规参与茅台酒经营问题自查清理的通知》精神。

贞丰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工作简报显示,全体干部职工认真填写包括本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以自己或者他人名义参与开设专营店、特约经销等茅台酒经营活动的,以及为亲友、其他特定关系人取得茅台酒经销资格打招呼的情况。

上述自查活动自此已经全面铺开。贵州国资委相关人士曾向《财经》记者确认了这一消息。

上述自查工作与茅台酒高利润不无关系。自2018年以来,断货成为茅台酒的常态。飞天茅台市场价曾一度高达2000元一瓶,参与茅台酒经营人员获利颇丰,而且茅台酒也进入部分官员受贿的礼品名单。

2018年4月,贵州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副省长王晓光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调查。经查,王晓光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并获取巨额利益,向管理服务对象借用巨额钱款谋利。

《财经》记者注意到,2018年以来,贵州省多名官员被调查,其中违规收受茅台酒等是原因之一。包括如江县委原书记张广渊、凤冈县委原书记廖其刚。

六盘水钟山区委原常委、副区长,六盘水梅花山旅游景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分管常务工作)郭锐严违规转卖茅台酒批条获利。

而在更早之前,茅台多名前高层因受贿而落马。

2016年3月,贵州省纪委对中国贵州茅台集团原党委委员、贵州茅台原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谭定华严重违纪案进行调查。

细查发现,茅台酒经销商找谭定华妻子陈某,陈某出面揽活、收钱,谭定华负责“照单办事”。

曾任贵州省仁怀市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的原贵州茅台集团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房国兴,2001年至2014年受贿所得赃款人民币1008.9186万元和赃物大众牌途锐轿车一辆,其于2016年12月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

贵州茅台原总经理乔洪利用职务便利,于2000年底至2007年3月期间,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共计1323万余元,另有折合人民币820万元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合法。最终,乔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财经》记者注意到,2016年8月份,贵州省纪委监察厅网站公布《省委第二十一巡视组向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反馈专项巡视情况》,茅台集团存在以下情况:干部选拔任用记录不规范;领导班子成员办公用房及公务配车超标;公务接待费未明显下降,支出不规范;领导干部出国(境)管理审核把关不严;工程超概算严重,国有资产闲置;债务和资产管理不善、违规组织职工投资关联企业等情况。

告别“袁仁国时代”

不可否认的是,贵州茅台的崛起与袁仁国密不可分。

从2000年的营业收入不及五粮液的三分之一,到2017年全球最高市值白酒公司,袁仁国成为贵州茅台沪深两市第一高价股的助力者。

自2018年5月10日不再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职位之后,袁仁国鲜在公开场合露面。2018年5月23日在茅台国际大酒店召开的贵州茅台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其也未曾出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酱酒网 » 茅台远离“袁仁国时代”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