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白酒香型战略解码

事实上,对于白酒行业来说,香型是什么?香型就是品类占位,但是,香型的品类多了,人们就会记不住,人们最终记住的往往是“地理概念”。比如,长白山的人参,新疆的哈密瓜、景德镇的瓷器,西藏的青稞酒,法国的葡萄酒,德国的汽车,美国的大片等。

因此,白酒香型的成功一定是与“地理概念”紧密相连的,离开了地理概念的背书解读,好香型也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香型的美妙特色就会逊色很多。

如果以香型结合地理划分,中国白酒将分成10个体系:1、贵州仁怀赤水河流域主导的酱香系,代表品牌茅台、郎酒;2、四川主导的浓香系,代表品牌泸州老窖、五粮液、剑南春、全兴、沱牌;3、山西主导的清香系,代表品牌汾酒、宝丰;4、京津冀主导的“二锅头系”;5、陕西主导的凤香系,代表品牌西凤酒;6、东北主导的高度“烧刀子”系;7、两广主导的“米酒系”,代表品牌桂林三花酒。8、山东主导的芝香系,代表品牌一品景芝酒;9、淮河一带主导的“淡雅绵柔系”,代表品牌洋河、古井、今世缘、宋河、高炉家;10、鄂湘赣主导的“特香、兼香系”,代表品牌四特酒、酒鬼酒、白云边。

这种分类方式有其合理性,白酒本来就是带有严格区域地理特征的产品,因此,地理环境是中国白酒酒体风格的密码和基因。比如,虽然都是酱香酒,在茅台镇生产的才是茅台,在贵州遵义生产的就是珍酒,即使技术、原料和整个程序完全一样,最后的产品还是有所区别;再比如都是浓香酒,四川所生产的浓香酒就分成两个类型,更不用提江淮生产的浓香酒,在这里面,地理因素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四川浓香酒的香味来自于窖泥,来自于湿润温暖气候造成的大量微生物群落,也来自当地粮食的芳香;而江淮平原温差大,没有复杂的微生物群落,反而造成了香气不比川酒,但是甜柔的味道胜过四川的风格。

我们发现这种分类具备的合理性,比如北方酒基本受清香派汾酒的影响,就是因为气候类似,酿造技术也因此比较容易流通。再比如中原地带气候和地形复杂,所以酒的流派极其多变,产生了兼香、馥郁香和特香若干香型,这也和这个地区的历史文化兼容并蓄的模式很相像。

香型是白酒酒体风格的直接体现,也是白酒的气质密码,这种密码是与生俱来的,是地理环境造就的,也是历史演变传承的,可以说,自从有了白酒,就有了香型,只是到了建国后才被人发现、总结、命名。以“香型地理板块”分类的办法是以酒为本,让酒回归于酒,按照区域的地理历史特征来考察酒类。中国酒的变化往往有超出预料的地方,每个时代都有自己推崇的口味,伴随着口味的流行,而衍生出无数的新酒种类,不过,不管怎么变化,地区的风土不变,历史沿袭不变,则酒与地区的关系,也不会轻易改变。

第三章香型之争

其实,在各区的地理中,往往会有意外发生。北方也有酱香,酱香大省也不乏成功的浓香,我们随即注意到了新的因素,就是市场因素,市场常常超越地理,成为新的主宰。不过这种主宰还是以地理为依据的,比如浓香流行,四川酒厂就成为全国酒厂的供应商,四川的酒人才也四处开花,包括新疆也生产浓香酒,等等。

香型之战,暗流涌动

建国以来,中国白酒从香型的角度来说,“清香、酱香、浓香”三大主流香型一直主导市场的发展风向和竞争格局。1970年代以前,清香型白酒的市场份额占有绝对的地位,达到70%以上的份额;1970年代至2000年代初,浓香几乎一统天下,达到75%以上份额。

这期间,鉴于茅台酒作为国酒,在国家政治、经济、外交等领域不可替代的地位,在政策的作用下,全国各地曾于1960和1970年代掀起学习模仿酿造酱香茅台的热潮。全国白酒行业兴起了“酱香热”,几乎被各省市党委和政府当成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来完成,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如广东、山东、四川、湖南等地,尽管最后由于诸多原因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但都因此而成了当地的名优品牌,有的还在国内白酒评比中列为优质名酒。尤为称道的是,培养和教育了一批“酱香型消费者”。

大多数行业人士认为:1979年“第三届全国评酒会”是中国白酒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国名酒”评审开始参照香型标准,并正式命名11个香型。

事实上,在计划调拨的短缺经济时代,白酒的香型没有引起消费者的关注,而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广告为王”的营销时代,基于酒体风格诉求的香型卖点,又淹没在哗众取宠的、打油诗式的广告流行语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酱酒网 » 中国白酒香型战略解码

赞 (0)